当前页面: 主页 > 图库118 >

图库118

996789a.com外国名著
更新时间:2019-11-0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福尔摩斯,讲的是一个聪明绝顶同时富于正义感的侦探和他的助手的故事

  鲁宾逊漂流记,讲的是一个喜爱冒险的人出海冒险,遇难结果沦落孤岛28年,他一个人征服孤岛、自然的故事

  汤姆索亚历险记,讲的是一个喜欢冒险的孩子在他的城市里和他的朋友们的历险的故事

  展开全部俄国 十九世纪 列夫托尔斯泰 《复活》、《童年 少年 青年》、《塞瓦斯托波尔的故事》、《战争与和平》、《安娜 卡列尼娜》

  法国 十九世纪 凡尔纳 :《气球上的五星期》、《环游世界八十天》、《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们》、《海底两万里》、《神秘岛》、《隐形新娘》、《环月旅行》

  十九世纪 查尔斯 狄更斯 《雾都孤儿》、《远大前程》、《双城记》、《大卫 科波菲尔》

  1861年4月,美国南北两方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佐治亚州的男人们都在议论这场无法避免的战争。但是,16岁的郝思嘉对此毫无兴趣。她心里想的除舞会、郊游之外,还有那群围着她转的崇拜者。当她听说第二天的野外宴会上,卫希礼·威尔克斯将宣布与媚兰订婚时,她心里不觉一震。她一直喜欢卫希礼的绅士风度,而且认为自己无论哪方面都比媚兰要强得多,以自己的魅力,肯定能说服卫希礼和她一起私奔。

  但在第二天的宴会上,郝思嘉始终没有找到和卫希礼单独交谈的机会,因为卫希礼一直同媚兰在一起。出于一种报复心理,郝思嘉轻而易举地把媚兰的弟弟查尔斯吸引到了她的身边,几句话就使这个在情场上毫无经验的、腼腆的小伙子神魂颠倒了,宴会结束后,男客们就当前的局势在激烈地争论。杰拉尔德和一位名叫雷特·巴特勒的陌生人争论得尤为激烈。雷特认为,南方没有工业资源,打起仗来肯定会失利;而杰拉尔德和他的朋友们却认为北方佬不经打,只要一两个战役就能使他们缴枪投降。

  下午,郝思嘉终于抓住一个机会和卫希礼谈了她的主意,但被卫希礼婉言拒绝。郝思嘉觉得自己被卫希礼”抛弃”了。她气急败坏地打了卫希礼一记耳光。

  战争的消息传来,当天晚上的舞会也随之取消。郝思嘉突然决定和查尔斯结婚,因为这样可以挽回自己的面子,也可以刺激一下卫希礼和自己的追求者。就这样,任性的郝思嘉在两周之后就作了查尔斯的妻子。

  两个月后,查尔斯病死在前方,郝思嘉突然变成了寡妇。更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几个月以后,她的儿子韦德出生了。

  寡妇的生活使生性活泼的郝思嘉难以忍受。这时,卫希礼也上了前线,其妻媚兰从亚特兰大来信,邀请她来查尔斯的姑姑家暂住一时,郝思嘉便带着韦德离开了陶乐庄园,来到亚特兰大。

  环境的改变使郝思嘉的心境稍稍有好转。值得欣慰的是,亡夫查尔斯给她留下了一个庄园和城里几家店铺的遗产。

  随着战事越来吃越紧,亚特兰大的妇女们都被动员起来,到当地医院护理从前方运回来的伤病员,还要为南方邦联的军队缝制军需品。但是,由于郝思嘉新寡,所以不能参加为出征军人举办的舞会和晚会。

  一次,医院举行募捐舞会。由于人手不够,郝思嘉被叫去帮忙。在舞会上,郝思嘉又一次见到曾在塔罗庄园与她父亲辩论过的白瑞德。现在,白瑞德已成了亚特兰大顶顶有名的偷越北方封锁线为南方军队提供物资的商人。每次从北方回来,他还给亚特兰大的上层妇女带来她们所喜欢的时装和布料。因此,白瑞德很受贵妇们的欢迎。舞会开始的时候,白瑞德邀请斯佳丽作他的舞伴。郝思嘉终于忍不住这种诱惑,穿着丧服就步入了舞池。

  随着战局不断恶化,生活中的清规戒律在人们的心目中逐渐淡化。郝思嘉又恢复了她原来的面目,频繁参加各种娱乐活动,和军官们调情说笑。但是,她仍无法忘怀卫希礼。

  有一段时间,白瑞德成了亚特兰大许多人家的座上客。但是,由于他总是嘲笑和挖苦南方邦联,很快就使人觉得讨厌。只有媚兰同意白瑞德对战争的分析,因为,她丈夫卫希礼在来信中也认为南方邦联根本无法打赢这场战争。

  63年7月,南方邦联的罗伯特·李将军指挥的部队在北方的宾夕法尼亚州失利。许多和郝思嘉一起长大的男孩都在那场恶战中阵亡。圣诞节前夕,卫希礼从前线回来,在家休息数日。在他们独处的时候,郝思嘉把自己和查尔斯结婚的真正原因告诉了卫希礼,并承认她依然爱着他。但是,经过战争磨难的卫希礼已经丧失了过去的激情。第二年年初,媚兰得到前线来的通知书,说卫希礼失踪了.后来通过白瑞德的北方关系,才弄清楚:卫希礼并没有死。他受伤被俘后关在北方的岩岛集中营。

  64年夏天,北军直逼亚特兰大——南方邦联的首府。城市被围,查尔斯的姑姑和城里许多人家都逃离了亚特兰大。但因媚兰即将临盆,郝思嘉只好留下来守在她的身边。其间,白瑞德曾登门拜访,并要郝思嘉做他的情妇,遭到了郝思嘉的拒绝。

  八月底,攻城的炮声突然沉寂下来。全民K歌年度盛典颁奖典礼圆满收官匠心打磨实现,传说邦联军己决定放弃这座城市。正在这个时候,www.788789.com,媚兰的儿子降生了。此时,亚特兰大城一片混乱,根本找不到医生。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郝思嘉自己接生,保住了媚兰母子的生命。当天夜里,最后一批邦联军撤出了亚特兰大,北方军很快就要进城了,绝望中,郝思嘉只好求助于白瑞德。白瑞德用偷来的一辆破马车,设法把她和媚兰母子送出了城,趁夜赶往陶乐庄园。

  沿途的情景使郝思嘉恐慌万分。许多熟悉的庄园都被烧成了废墟,只有一些断垣残壁矗立在那里。经过一天的颠簸,她们终于来到了陶乐庄园。出乎意料,塔罗的白色楼房却依然完好无损。但出来迎接她们的却只有老父杰拉尔德和一个黑奴管家;郝思嘉的两个妹妹重病在床,而她的母亲己在昨天离开了人世。年老的杰拉尔德几乎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了。

  整个家庭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郝思嘉这个只有19岁的寡妇主肩上。全家除了自己和孩子外,还有老父、两个妹妹、媚兰和她的新生儿,以及庄园上仅有的三个黑奴,总共需要维持10口人的生计。这时她想起了那些孩提时期从父亲那里听到的故事,那些全凭自己的一双手开创家业的爱尔兰父辈们。

  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就是要找到吃的东西。于是郝思嘉天天提着篮子到地里去挖,到废墟里去捡。她的两个妹妹都是五谷不分的娇小姐,是指望不上的,连三个黑奴也强调说他们从来只干家务而不会干田里的活。苦难的生活磨炼着郝思嘉,但也使她变得冷酷无情,家里的人都有些怕她。从这时候起,郝思嘉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决心恢复塔罗庄园昔日的风采:餐桌上摆满银质餐具、透亮的酒杯和丰盛的食品,马厩里拴着一匹匹骏马,车房里放着豪华的四轮马车,成群的黑奴在塔罗的田间采摘棉花……

  一天,一个北军士兵骑马闯进了庄园,郝思嘉用手枪干掉了他,得到了一匹马和从这个士兵口袋里搜出来的一笔钱。这给她解了燃眉之急。

  圣诞节前夕,妹妹苏埃伦的未婚夫弗兰克·肯尼迪带着一个南方邦联的征粮小组来到庄园。郝思嘉当然不会把她们好不容易得来的粮食白送给他们。

  65年4月,996789a.com!南方邦联军投降,战争终于结束了。许多南方人都在为他们的失败而痛哭流涕。而在郝思嘉的脑海里,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保住陶乐庄园。

  战争结束后,每天都有一些士兵路过陶乐庄园返回他们的故乡。有一天,郝思嘉发现门口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人,便把他救起。在大家的照料下,这个名叫威尔的年轻人逐渐恢复了健康。威尔无家可归,便在塔罗住下来,并慢慢地担负起了庄园的许多管理事务。

  卫希礼终于活着回来了。他衣衫褴褛,形容憔悴,原有的那种气质己消失殆尽。第二年春天,新政府命令塔罗庄园限期交纳新附加税,否则就要拍卖庄园来抵税。原来,几年前因过失而被陶乐庄园赶走的管家乔纳斯当上了新成立的解放黑奴委员会的头头。现在,他企图侵吞陶乐庄园,故而想出了迫缴附加税的主意。郝思嘉和威尔一筹莫展,希望卫希礼能帮他们想点办法,但卫希礼的胆小无能使他们失望。

  绝望中,郝思嘉突然想起了白瑞德。如果白瑞德肯拿出钱来保住陶乐庄园,郝思嘉情愿嫁给他,或作他的情妇。第二天,郝思嘉就来到了亚特兰大寻找白瑞德,这时才知道,白瑞德因涉嫌侵吞南方邦联的大笔资金已锒铛入狱。情绪沮丧的郝思嘉无意中遇见了妹妹苏埃伦的未婚夫弗兰克。他现在已是一家商店的老板,手头有一笔钱,郝思嘉突然心生一计,谎称苏埃伦已经嫁人,然后轻而易举地使弗兰克投入了自己的怀抱。两周后,他俩便结了婚。陶乐庄园得救了!但不久发现,弗兰克并没有什么商业头脑,而且对别人的劝告充耳不闻,因此生意经营得很不好。这时,雷特通过各种私人关系,得以获释。他借给郝思嘉一笔钱,郝思嘉便背着弗兰克买下了一个倒闭了的木材加工厂,自己独自经营起来。一个女人经商,而且也象男人一样赚钱,这在亚特兰大是前所未有的。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郝思嘉怀孕了。她想在生产前多赚一些钱,以备急需,于是买下了第二个木材厂。在这段时间里,郝思嘉每天自己驾车往返于木材厂之间,除白瑞德外没有任何朋友。一天,白瑞德劝她路上要小心一些,暗示如果遭到黑人袭击,三K党将会为她进行报复。而当时亚特兰大执行”重建法案”的军管政府则正在盘算着如何把三K党和所有涉嫌的南方人一网打尽。

  六月,郝思嘉赶回陶乐庄园参加她父亲的葬礼。葬礼之后,郝思嘉全家,包括卫希礼、媚兰、威尔等搬到了亚特兰大,买了一幢破旧的房子住了下来。媚兰很快在妇女界赢得了信任,成了一位受尊重的人物。而卫希礼虽然受郝思嘉之托,管理一个木材厂,但经营得很糟糕。 167

  郝思嘉生了一个女儿,几周后,她就又开始奔波于两个木材厂之间。此时亚特兰大的治安状况不断恶化。1867年3月的一个晚上,郝思嘉在驾车回家的路上受到了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的袭击。由于一个黑奴的保护,她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当天夜里,三K党出击了,但他们却陷入了军队设下的圈套。在交火中,弗兰克被打死,卫希礼受了伤。由于白瑞德的出谋划策,才救了其他一批参加三K党行动的白人。几个月之后,不顾亲友的劝阻和反对,郝思嘉和白瑞德结了婚。他们的蜜月是在新奥尔良度过的,而由郝思嘉自己设计的新居很快也告落成,这是亚特兰大最豪华的住宅。对于郝思嘉来说,此时她似乎实现了她在陶乐庄园时的理想。她在物质上的任何要求,白瑞德都给予极大的满足,她真是应有尽有了。不久,他们的女儿邦妮出生了。在邦妮身上白瑞德几乎倾注了全部心血。白瑞德之所以努力改变自己在亚特兰大居民眼中的形象,完全是为了树立邦妮今后在亚特兰大的地位。

  郝思嘉对卫希礼仍然旧情不忘。一天晚上,在木材厂,郝思嘉和卫希礼谈得很投机。他们一起回忆了10年前的那个野外宴会。卫希礼承认他自己和白瑞德其实很相象,只不过是在人生的道路上选择了不同的方向而已。回忆过去使郝思嘉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她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卫希礼的怀里。这件事很快被白瑞德和媚兰知道了。几天以后,白瑞德带上邦妮出远门去了。他走后,郝思嘉马上去找媚兰,想向她坦露自己的过错。但媚兰止住了她,她再三强调只有郝思嘉才是她最亲的亲人。

  不久,郝思嘉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时她开始想念白瑞德,盼望他早点回来。白瑞德到家的那一天,郝思嘉特意在楼梯口迎接。本想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但一看到他那副冷嘲热讽的神气,郝思嘉就气不过来。结果失足,跌下楼梯,折断了肋骨。白瑞德悔恨不已,在媚兰面前,象孩子一样痛哭流涕,忏悔自己的过失。

  自此之后,白瑞德似乎变了。他和过去军管政府中的“老朋友”彻底断了交,而且加入了,准备和亚特兰大的一批南北战争时期的老战士一起把联邦政府任命的州长赶下台。1871年圣诞节,州政府的大权终于又回到了南方人的手里。

  黑人姆妈建议给四岁的邦妮买一匹小马,这样,她就不需要再和白瑞德同骑一匹马了。没想到好动的邦妮在骑马跨越篱笆墙时遇到不测。邦妮死后,白瑞德整日酗酒,对待郝思嘉如同路人。

  媚兰不听医生的劝告又一次怀孕。怀孕后她的身体迅速恶化。临终前,她把照看卫希礼的重担交给了郝思嘉。这时,郝思嘉突然意识到,一向瘦弱的媚兰实际上是保护她的宝剑和盾牌。

  媚兰去世了,卫希礼就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他比郝思嘉更感到害怕。也只有这时,郝思嘉方才相信了白瑞德多年来一直对她讲的话,卫希礼确实不值得爱。而她自己其实也并不爱现实生活中的卫希礼,从此她生活中的两大精神支柱消失了。

  在浓雾中,郝思嘉拼命往家里跑,雾中的她好像又重温着多年前一直困扰着她的一个噩梦。终于,她看见自己住宅的灯光,霎那间她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因为世界上还有白瑞德,而她真心爱的就是白瑞德!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白瑞德已经决定弃家出走,永远地离开郝思嘉。此时此刻,对于郝思嘉来说,生活中的一切光亮都消失了。她只有回到陶乐庄园去这一条出路。她感到太疲劳了,脑子再也承受不了这些压力。她自言自语地说:“还是留给明天去想吧……不管怎么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小说的主人公奥利弗·特威斯特,是一名生在济贫院的孤儿,忍饥挨饿,备受欺凌,由于不堪棺材店老板娘、教区执事邦布儿等人的虐待而独自逃往伦敦,不幸刚一到达就受骗误入贼窟。窃贼团伙的首领费金千方百计,企图把奥利弗训练为扒手供他驱使。奥利弗跟随窃贼伙伴“机灵鬼”和贝茨上街时,被误认为他偷了一位叫布朗洛的绅士(恰巧是他父亲生前的好友)的手绢而被警察逮捕。后因书摊老板证明了他的无辜,说明小偷另有其人,他才被释放。由于他当时病重昏迷,且容貌酷似友人生前留下的一副少妇画像,布朗洛收留他在家中治病,得到布朗洛及其女管家比德温太太无微不至的关怀,第一次感受到人间的温暖。窃贼团伙害怕奥利弗会泄露团伙的秘密,在费金指示下,塞克斯和南希费尽心机,趁奥利弗外出替布朗洛归还书摊老板的图书的时候用计使他重新陷入了贼窟。但当费金试图惩罚毒打奥利弗的上时候,南希挺身而出保护了奥利弗。费金用威胁、利诱、灌输等手段企图迫使奥利弗成为一名窃贼,成为费金的摇钱树。一天黑夜,奥利弗在塞克斯的胁迫下参加对一座大宅院的行窃。正当奥利弗准备趁爬进窗户的机会向主人报告时,被管家发现后开枪打伤。窃贼仓惶逃跑时,把奥利弗丢弃在路旁水沟之中。奥利弗在雨雪之中带伤爬行,无意中又回道那家宅院,昏到在门口。好心的主人梅丽夫人及其养女罗斯小姐收留并庇护了他。无巧不成书,这位罗斯小姐正是奥利弗的姨妈,但双方都不知道。在梅丽夫人家,奥利弗真正享受到了人生的温馨和美好。但费金团伙却不能放过奥利弗。有一天一个名叫蒙克斯的人来找费金,这人是奥利弗的同父异母兄长,由于他的不肖,他父亲在遗嘱中将全部遗产给了奥利弗,除非奥利弗和蒙克斯是一样的不肖儿女,遗产才可由蒙克斯继承。为此蒙克斯出高价买通费金,要他使奥利弗变成不可救药的罪犯,以便霸占奥利弗名下的全部遗产,并发泄自己对已去世的父亲的怨恨。正当蒙克斯得意洋洋的谈到他如何和帮布尔夫妇狼狈为奸,毁灭了能证明奥利弗身份的唯一证据的时候,被南希听见。南希见义勇为,同情奥利弗的遭遇,冒生命危险,偷偷找到罗斯小姐,向她报告了这一切。

  正当罗斯小姐考虑如何行动时,奥利弗告诉她,他找到了布朗洛先生。罗斯小姐就和布朗洛商议了处理方法。罗斯小姐在布朗洛陪同下再次和南希会面时,布朗洛获知蒙克斯即他的已故好友埃得温。利弗得的不肖儿子,决定亲自找蒙克斯交涉,但他们的谈话被费金派出的密探听见。塞克斯就凶残的杀害了南西。南西之死使费金团伙遭到了灭顶之灾。费金被捕,后上了绞刑架,塞克斯在逃窜中失足被自己的绳子勒死。与此同时,蒙克斯被布朗洛挟持到家中,逼他供出了一切,事情真相大白,奥利弗被布朗洛收为养子,从此结束了他的苦难的童年。为了给蒙克斯自新的机会,把本应全归奥利弗继承的遗产分一半给他。但蒙克斯劣性不改,把家产挥霍殆尽,继续作恶,终被锒铛入狱,死在狱中。邦布尔夫恶有恶报,被革去一切职务,一贫如洗,在他们曾经作威作福的济贫院度过余生。

  在这本书中,奥利弗、南希、罗斯小姐都是善良的代表,他们都出生于苦难之中,在黑暗和充满罪恶的世界中成长,但在他们的心中始终保持着一偏纯洁的天地,一颗善良的心,种种磨难并不能使他们堕落或彻底堕落,发而更显示出他们出污泥而不染的光彩夺目的晶莹品质。最后,邪不胜正,正义的力量战胜了邪恶,虽然南希最后遇难,但正是她的死所召唤出来的惊天动地的社会正义力量,正是她在冥冥中的在天之灵,注定了邪恶势力的代表——费金团伙的灭顶之灾。因此在小说中,南希的精神得到了升华,奥利弗则得到了典型意义上的善报。而恶人的代表——费金、蒙克斯、邦布尔、塞克斯无不一一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正版挂牌|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 新富贵论坛吧| 白小姐波色资料| 118心水论坛| 012654神算天师| 刘伯温| www.66672.com| 香港最新跑狗图彩图| 六合骑士| 曾道中书法中国排几名|